律师刑事辩护有哪些风险

113人浏览 2024-04-24 23:23:33

6个回答

  • 最佳回答
    英伦马车夫
    英伦马车夫

    律师刑事辩护涉及到一些风险,包括以下几点:

    1. 法律风险:刑事辩护需要律师对相关法律进行深入的了解和研究,而法律是复杂的且经常变化的。如果律师没有掌握最新的法律知识或理解错误,可能会导致辩护策略和观点出现缺陷,从而影响案件的结果。

    2. 证据风险:刑事辩护要求律师熟悉案件的证据,并能够准确地解读和分析证据。有时证据可能存在问题,如假证、失实证据等,这些问题可能会对辩护产生负面影响。律师需要能够识别和挑战这些问题,但如果未能成功,可能会给案件带来风险。

    3. 人际关系风险:刑事辩护往往涉及与其他相关人员的接触和交流,包括检察官、法官、证人等。律师在处理这些人际关系时需要非常谨慎,以免给案件带来不利影响。与检察官或法官产生摩擦可能导致更严厉的判决。律师还需要处理与证人的沟通,有时可能存在证人不配合或提供虚假陈述的情况。

    4. 公众舆论风险:刑事案件通常会引起公众关注和舆论辩论,这可能对律师和被告造成压力。律师需要在面对媒体和公众的询问时保持冷静和专业,以避免被误解或影响案件的进行。

    5. 职业道德风险:律师在刑事辩护过程中需要遵守职业道德规范。如果律师违反了这些规范,例如泄露客户机密、操纵证据或不当利用职权,可能会导致职业声誉受损,并可能面临法律责任。

    律师刑事辩护涉及多个风险因素,需要律师具备扎实的法律知识、敏锐的观察力和良好的沟通能力,以及对职业道德的严格遵守,才能提供有效的辩护并最大程度地保护当事人的权益。

  • 蛋糕
    蛋糕

    律师自身可能导致的风险。有的律师专业知识不足,理论水平不高,专业技能不扎实,办案能力不强,可能导致对案件性质的误判或者办案程序出现错误;有的律师因自身不够细心,在文书写作、文本签字等方面出现失误给当事人造成利益的损失;有的律师开庭准备不足,在法庭上不能抓住案件重点,证据准备不够充分等,使得在庭审过程对当事人的有利观点得不到充分的表达,也难以得到法官的支持,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还有的律师自律性不强,追名逐利,随意对当事人承诺,甚至为了赢得官司不择手段,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当事人可能给律师带来的风险。律师在为当事人辩护时,与当事人的利益是一致的,双方之间不存在利益冲突,但有的当事人为了自身利益,可能引诱律师为其进行不法活动,或者为了保全自己,把本来因为自身原因产生的不利后果推给律师。有的律师因为自身经验不足,或过分相信当事人,使得自己吃了哑巴亏,承担了本不应该自己承担的风险。 专门机关可能给律师带来的风险。辩护律师需要在对 犯罪嫌疑人 、被告人的指控中找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的证据,在强大的公权力面前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被侵犯,其在诉讼中的利益诉求与追诉机关是相对立的。当被追诉者在与律师会见后,改变原来的供述,辩护律师很有可能因“毁灭、伪造证据,或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为由被起诉。原本帮助被告的律师自己也反倒成为了被告,这对任何一位律师来说都是极大的风险,不仅意味着自己的律师执业生涯可能就此断送,更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 月色
    月色

    刑事辩护律师面临的风险有人身风险、被监听的风险、在调查取证、法庭辩护等过程中权利受侵害而不能救济的风险等,律师可以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服务,可以在犯罪嫌疑人的委托之下进行证据收集、庭审辩护等,但是律师在执业时应当遵守职业道德,不能严重偏离案件事实。一、刑事辩护律师面临的风险有哪些?风险有人身风险、行使权力受限制的风险、当事人所带来的风险以及公检法机关所带来的风险。1、辩护律师人身权益易受侵害,律师执业风险、压力增加。辩护律师参与诉讼的程度某种程序上也是现代国家刑事司法文明的重要标志,但是由于历史及观念的影响,律师往往会被人们视为“替坏人说话的人”,是“公检法的对手”。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侵犯律师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现象时有发生,特别是《刑法》第306条“伪证罪”出台后,律师刑辩的职业风险更是加大。2、律师权利行使限制多,律师辩护“难题”多。尽管现行的刑事诉讼法规定辩护律师享有阅卷、会见、调查取证等的权利,但律师要想真正行使这些权利时,却总是受到诸多的限制,且也无任何救济程序。3、当事人可能给律师带来的风险。律师在为当事人辩护时,与当事人的利益是一致的,双方之间不存在利益冲突,但有的当事人为了自身利益,可能引诱律师为其进行不法活动,或者为了保全自己,把本来因为自身原因产生的不利后果推给律师。有的律师因为自身经验不足,或过分相信当事人,使得自己吃了哑巴亏,承担了本不应该自己承担的风险。4、专门机关可能给律师带来的风险。辩护律师需要在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指控中找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的证据,在强大的公权力面前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被侵犯,其在诉讼中的利益诉求与追诉机关是相对立的。当被追诉者在与律师会见后,改变原来的供述,辩护律师很有可能因“毁灭、伪造证据,或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为由被起诉。原本帮助被告的律师自己也反倒成为了被告,这对任何一位律师来说都是极大的风险,不仅意味着自己的律师执业生涯可能就此断送,更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二、辩护律师的权利有哪些?1、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服务,代理申诉、控告,2、为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申请取保候审。3、委托事项违法、委托人利用律师提供的服务从事违法活动或者委托人故意隐瞒与案件有关的重要事实的,律师有权拒绝辩护。4、犯罪嫌疑人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受委托的律师凭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有权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了解有关案件情况。5、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监听。6、受委托的律师自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有权查阅、摘抄和复制与案件有关的诉讼文书及案卷材料。7、受委托的律师自案件被人民法院受理之日起,有权查阅、摘抄和复制与案件有关的所有材料。8、受委托的律师根据案情的需要,可以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证据或者申请人民法院通知证人出庭作证。9、律师可以凭律师执业证书和律师事务所证明,自行向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调查与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10、律师担任辩护人的,其辩护的权利依法受到保障。刑事案件的辩护律师在执业过程中,即办理案件时是必须要由当事人的授权的,如果没有被告的亲自授权,一般就认定为无权代理,此时律师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果造成损失的应当赔偿,人民法院在开庭时是应当对律师的代理资格进行审查的,如果没有审查的,视为法院失职。

  • 3被潦vK
    3被潦vK

    有风险。  无罪辩护,就是犯罪嫌疑人拒绝承认犯罪行为,已经承认的,属于翻供,这样一来,无论是自首、坦白都不成立,也就不存在认罪态度较好。根据坦白从宽原则,自首,坦白都可能作为法定量刑从轻的理由(是可以从轻,但不是一定),而做无罪辩护,意味着将可能失去这些条件,一旦认定有罪,该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  由于无罪辩护的成功率特别低,甚至带给被告人不利的法律后果,因此以下是总结的特别应当慎做无罪辩护的几种情形。  (一)死刑案件  死刑案件指根据法律规定可能判处被告人死刑的案件。由于死刑是最严厉的刑罚,人死不能复生,因此死刑案件的辩护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能给被告人带来任何不利,否则就是灭顶之灾。但正因为死刑的严重性,律师也一定要善于发现案件中的问题,而所发现的问题是否足以支持律师做无罪辩护,这是考量律师胆识的地方。法律规定的“疑罪从无”在司法实践中更多的是“疑罪从轻”。我认为就通常而言,律师发现的问题或取得的证据并不足以完全推翻检察机关指控的基本事实时,根据我国的司法实情,还是以被告人认罪、律师做罪轻辩护为上。特别是被告人具备法定的可以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时,不能因为法官认为被告人拒不悔罪而未得到从轻,丧失了挽回生命的机会。我认为,任何事物都没有人的生命更重要,律师首先、必须尽到的职责是如何为被告人带来生机,实现法律的相对公正,除非被告人自己选择“杀身成仁”。  (二)有同案犯的案件  共同犯罪中如果被认定为从犯,其所获得的刑罚根据法律规定一般应当比主犯轻。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因为主犯认罪,从犯不认罪,律师为从犯做无罪辩护,导致从犯比主犯宣告刑重的案例也是时有发生。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律师的辩护效果有了直接的客观评价标准,轻者被告人及其家属不满,重者会被被告人家属投诉,因此在有同案犯的情况下,律师一定要慎重考虑是否做无罪辩护。  (三)、可能构成其他罪名的案件  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不成立,但可能构成另一罪名时,律师是否做无罪辩护,是一个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因为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不成立,但法院可以陉行改判其他罪名,律师陷入两难境地,如果提出构成他罪,有充当公诉人之嫌;如果仅就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做无罪辩护,可能对法院最终宣判的罪名的量刑不能发表任何意见。因此律师要综合全案的情况,积极和被告人及其家属沟通,将风险和后果告知被告人及其家属,在听取他们意见的基础上决定是否做无罪辩护。

  • 可乔瓦莉拉
    可乔瓦莉拉

    有风险。

    无罪辩护,就是犯罪嫌疑人拒绝承认犯罪行为,已经承认的,属于翻供,这样一来,无论是自首、坦白都不成立,也就不存在认罪态度较好。根据坦白从宽原则,自首,坦白都可能作为法定量刑从轻的理由(是可以从轻,但不是一定),而做无罪辩护,意味着将可能失去这些条件,一旦认定有罪,该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

    由于无罪辩护的成功率特别低,甚至带给被告人不利的法律后果,因此以下是总结的特别应当慎做无罪辩护的几种情形。

    (一)死刑案件

    死刑案件指根据法律规定可能判处被告人死刑的案件。由于死刑是最严厉的刑罚,人死不能复生,因此死刑案件的辩护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能给被告人带来任何不利,否则就是灭顶之灾。但正因为死刑的严重性,律师也一定要善于发现案件中的问题,而所发现的问题是否足以支持律师做无罪辩护,这是考量律师胆识的地方。法律规定的“疑罪从无”在司法实践中更多的是“疑罪从轻”。我认为就通常而言,律师发现的问题或取得的证据并不足以完全推翻检察机关指控的基本事实时,根据我国的司法实情,还是以被告人认罪、律师做罪轻辩护为上。特别是被告人具备法定的可以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时,不能因为法官认为被告人拒不悔罪而未得到从轻,丧失了挽回生命的机会。我认为,任何事物都没有人的生命更重要,律师首先、必须尽到的职责是如何为被告人带来生机,实现法律的相对公正,除非被告人自己选择“杀身成仁”。

    (二)有同案犯的案件

    共同犯罪中如果被认定为从犯,其所获得的刑罚根据法律规定一般应当比主犯轻。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因为主犯认罪,从犯不认罪,律师为从犯做无罪辩护,导致从犯比主犯宣告刑重的案例也是时有发生。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律师的辩护效果有了直接的客观评价标准,轻者被告人及其家属不满,重者会被被告人家属投诉,因此在有同案犯的情况下,律师一定要慎重考虑是否做无罪辩护。

    (三)、可能构成其他罪名的案件

    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不成立,但可能构成另一罪名时,律师是否做无罪辩护,是一个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因为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不成立,但法院可以陉行改判其他罪名,律师陷入两难境地,如果提出构成他罪,有充当公诉人之嫌;如果仅就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做无罪辩护,可能对法院最终宣判的罪名的量刑不能发表任何意见。因此律师要综合全案的情况,积极和被告人及其家属沟通,将风险和后果告知被告人及其家属,在听取他们意见的基础上决定是否做无罪辩护。

    如果是辩护人辩护无罪,那没什么后果,如果是被告人自我辩护无罪,一旦法院判其有罪,那么会认为被告人不具有悔罪表现,在量刑时可能会从重量刑。

  • 城市的尽头
    城市的尽头

    一、风险防控应该从每一个案件的源头抓起,即,在接收案件时就应该做好审查,与客户签署风险告知书,充分告之风险。二、做好严谨、细致、全面的接案谈话笔录;建立完善的档案管理制度,避免当事人事后找我们麻烦,而我们没有任何书面证据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卷宗归档也能加强我们工作的规范性,或为其他关联案件保持必要的证据支持或办案线索。三、所有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一一核对,签字确认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四、规范性收费,遵守律师事务所的办案规范制度,不许私自收费。五、在代理过程当中,不能超越权限,应该尽职尽责地完成代理任务,在很多和解、调解的时候,一定要有当事人特别的授权,这个特别授权不只在委托协议上写明就可以,就某一个具体的和解内容还要有当事人的确认,并以书面形式备案。六、身为律师办案处事都要谨言慎行,律师执业过程中往往会涉及到很多当事人的商业秘密或个人隐私,这对于律师来说有保密义务,随意泄露当事人的秘密或隐私,如果侵害了相关人员的合法权益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七、刑事案件阅卷材料要保密,与被告交换辩护意见要讲策略。刑事律师要避免单独取证。尽量保证有两名律师同时在场这样一来,一可以在两名律师之间形成潜在的制约、监督关系,督促对方依法依规办案,二可以加强证明律师所记录的内容均为讲话者真实的意思表示,从而降低律师自己的风险。八、刑事案件律师不要进行“风险代理”。律师办理刑事案件一律不得签订风险服务合同,禁止律师进行“风险代理”或“风险收费”。九、不要向当事人夸耀自己的社会关系,以此招揽业务,不要向当事人承诺判决结果。不接收客户的证据或法律文件原件。十、不和控方证人接触,不私下与司法工作人员接触。

相关推荐

更多

免费获取咨询

今日已有1243人获取咨询

免费咨询